贵州公交坠湖新闻采写遗漏哪些环节?谁去采访

如何去逮住热点?对一个新闻工作者来说,能否逮准读者关注的热点,这不仅仅是一个专业素养的问题,更是一个能力问题。

“贵州公交坠湖”是这两天最震撼人心的热点了,围绕这起事故,我来谈新闻采写失误的问题——

一、7月8日:24小时黄金时间没人去采访司机家人、同事和邻居

笔者在7月8日14点浏览了各大媒体新闻和微博热搜,发现该题材自从发布了《贵州公交坠湖已致21死15伤》《贵州公交坠湖幸存学生:拼命游出 车上还有要参加高考的学生》以后,没有更多的新闻播出。

新闻能这样写吗?当地的记者都学“抗疫打字机”廖君那样等、靠、要吗?如果新闻发布会不公布相关内容,记者就不能从外围去寻找相关的新闻线索吗?

为何就不能跳出单一信源、单一采访途径?而从更多侧面去发掘事实呢?

其实,从“央视新闻”发布的《安顺公交车坠湖瞬间视频》,全国网友从镜头看到:一路走走停停的公交车,突然变道、转弯加速,“横冲到对面车道后,冲撞护栏坠入水库”;然后又从《交通运输部要求4方面汲取坠湖公交教训》的内文中,全国民众全开始怀疑司机有“报复社会”行为。

全国网友的关注点在这里,新闻“风暴眼”也在这里,但是26个小时过去了,我们却没有看到有记者出去,对坠湖公交司机的家人、同事、邻居、发小、朋友、同学、老师、前女友、熟人甚至是给司机看过病的医生做过采访。

安顺不大,人口也就235万人,这么一个小城,要查找一个有着23年驾车经验的司机的生活脉络还不容易吗?如果连这方面的经验都缺失的话,当地的新闻记者水平和能力着实令人担忧。

畅销书《新闻课——如何学会与读者“拍拖”》作者认为,遇到重大突发事件,记者第一时间该做什么?如何把握舆论的“黄金24小时”?除了含金量最大的现场采访、及官方发布的核心信息外,报刊、电台、电视台、通讯社和网站一定要瞄准与核心信息相关的外围信息,逮住多条民众最关注的线索进行梳理性报道。

拿“贵州公交坠湖”事件来说,读者和网友目前最关注的是:坠湖公交司机是个什么人?他的性格特点、脾气习性如何?他的家庭出现过什么对他造成严重打击的事情?他在单位和社会上又遇到过哪些令他崩溃的事情?他在工作之余投资了什么?他的妻子、孩子甚至老父老母、兄弟姐妹得知坠湖事故后又如何?他的心理健康吗?他与领导、同事关系处理得如何?他与妻子发生过什么不快的事情?他有什么难言之瘾?

除此之外,获救者的一些情况也是众多网友关注的焦点之一。

这些信息整理出来,远比官方干巴巴的几点措施要强千百倍。这,也是未来能引发全国各地市涉及公共交通出行安全的企业关注的焦点中的焦点。

第一时间的黄金24小时内,事实比立场重要。如果说,事实、现场和进展属于第一层次的话,第二层次就是要及时策划,分线派出几名记者围绕坠湖公交司机的脾气性格、人脉、挫折等外围事实、及获救者的情况、救治进展做一系列深入调研采访,第三层次是结合微信、微博中的网友观点、心理专家、律师观点、救援专家建议做综述性的文章,这三个层次虽说存在时间上的先后递进关系,但缺一不可!

二、7月9日:外地媒体不应该成为涉事地发布通稿的“复读机”

至7月8日晚上10点,终于有凤凰网、潇湘时报发布微博,称“【贵州安顺#坠湖公交司机3天前还发唱歌视频#前同事称他人很好】7月7日,贵州安顺一公交车冲破石护栏坠入湖中,致21人死亡16人受伤。公交司机张某钢52岁,1997年至今一直在驾驶2路公交车。有网传当事公交司机女儿去年高考失利自杀,但其19年6月12日还在平台发布视频。据他曾经同事称 ,“他性格很好,人很不错”,在张某钢发布的313条动态中,大多为唱歌的视频,多数神态轻松,事发12天前其还曾发布过一条和父亲吃饭的视频。

除此以外,自媒体“筱说红尘”等微信公众号发布了《最新!贵州坠湖公交司机女儿去年跳湖自杀去世,司机“心理有问题”》,披露了知情人透露的一条信息,该信息源目前还未有官方核实。但作者巧妙在文末重点提到“到目前为止,官方通报了:关注公交司机心理健康,是不是暗示的什么呢?”

自媒体和凤凰网、潇湘晨报虽说晚了一些,但毕竟逮住了众多网友关注的焦点

遗憾的是,众多媒体并没有深入采访,依旧停留在“复读机”层面,甚至还有媒体按涉事地发布的通稿一字不漏播发新闻。

有自媒体晾出了官方通稿,整篇通稿“对灾难的描述仅用了三行字,涉及各级领导的,用了十三行字”!

天啊,新闻的核心价值在哪里?

官员救援行动发出的指示,这是工作,这是职责,新闻不是不能提,但媒体可不是黑板报,更不是复读机。即使要提,提法也要巧妙,最好能一笔带过,以不超过20-30字为宜,那些名词、形容词、成语能去的务必要删尽删完。

重大灾难怎能成晾能力、晾职务、歌功颂德的平台呢?涉事地管辖的媒体的生存靠地市财政拨款,把灾难稿写成歌功颂德的稿件还能理解,但是,一些外地的媒体吃饱撑着,正儿八经的新闻核心价值的内容不去挖掘,也跟着当地媒体一样把灾难稿处理成歌功颂德稿件,就让人很难理解了!当然,还有一种情况的区别对待,那就是救援官员围绕救援和整治推出有让世人耳目一新的新动作、新举措,这种情况倒是可以大做特做。

话说回来,时政体报道在当前环境下有存在空间和所谓的价值意义,但是,对于传统媒体来说,能不能突破“复读机”角色呢?能不能跳出“官方通稿”的格式,胆子能不能大一点,步子能不能快一点,迅速地围绕新闻核心价值、新闻的外围事实、受众关注焦点做好策划和追踪采访?推出一些轰动性的独家新闻、深入报道呢?

一点思考,是为记。

文/陈彦儒


文章来源: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71668287799731938&wfr=spider&for=pc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