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点科技·法智易|什么是“四位一体”——思维与实践

未分类 12个月前 (10-10) 57 人围观 慧点科技·法智易|什么是“四位一体”——思维与实践已关闭评论

本文根据慧点科技主办的“走进名企云天化股份——四位一体·法治合规数智化创新研讨会”上,华侨城集团原总法律顾问曾辉发言整理。

 

 

【华侨城集团原总法律顾问 曾辉】

 

华侨城集团进入云南有很多年了。而在五年前,华侨城与云南的云南世博集团和云南文投集团这两大国企实现了战略重组。现在我们在云南有很多项目,因此说华侨城也是云南企业。

退休前我职业生涯的最后一个职务是总法律顾问。期间有幸与慧点科技·法智易合作,共同探索“合规、内控、风控和法务”的“四位一体”。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有一些心得和归纳,现在把这些与大家分享,分享主题是:框架思维与“四位一体”。

一、框架思维与满足“五问”

我们要做好任何工作,实际上是要回答和满足好五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有什么要面对的客观事物?

第二个问题:它的本质和来龙去脉是什么?

第三个问题:事物的相互关系为什么?

第四个问题:事项如何落地?

第五个问题:如何做的更好?

我想用几何的“点”“线”“网”“面”“体(场)”来回答这五个问题。

 “点”是“有什么”。

我们把握事物的范围,把范围内的客观事项尽量收集好,把散点都拉进来,不要遗漏。

 

 

图片来源于网络

 

“线”为“是什么”。

我们梳理事物的因果相循,整理好一段时间线里事物的发生、成长和消亡。“线”不仅仅是时间单向线,线还可以表现事物的关联。

 

图片来源于网络

 

“网”是“为什么”。

事物的错综复杂关系,我们把它厘清,就是把“线”整理好的逻辑思维。

 

图片来源于网络

逻辑思维还有一点很重要,就是对一个公认规矩的共同遵守。合同管理也可以运用这些思维。举个例子。

举个例子,我今年4月份去了一趟北京。我有意体验一下非公司接送的日常生活。下飞机后乘坐地铁,地铁还没走两站,我一看站点显示的红灯在亮,就以为坐过站了,拉着行李就要下车。我夫人说:红灯亮的应该是未到站点。我就奇怪了,红灯代表禁令,不就是说明我坐过站了吗?感觉红灯标未到站是违背常识的。换乘了另一条地铁,却发现未到站点全是绿灯。这就说明北京地铁只考虑标未到站,颜色随意用,不考虑颜色在生活中的常识含义,这就是逻辑思维不严密,给我这种“死脑筋”的外地人造成混乱和不适。

很多年前我去韩国,首尔所有的交通线就四种颜色,配合记线路的号码,最多换四种颜色的交通线,就可以送你到任何目的地。这就是整体的网状思考,这种逻辑思维就强多了。

  “面”是“如何做”。

辩证思维很重要。最典型的是中国的太极图中有黑白,有阴阳,白中有黑,黑中有白,阴中有阳,阳中有阴,这是一种“面”的思考。

 

 

 

图片来源于网络

 

现在给大家看一个九宫图,这也是一种“面”思考。

 

 

 

大家做出方案可以进行排列组合。方案的目标可能有高、中、低,方案达到的效果可能有好、可、差。我们肯定要去掉“差”效果的“低”方案,要力争“好”效果的“高”方案,至少要保证“中、可”方案能落地推行。

  下面说“体”。这是一种做“做更好”的高维统筹。

比如我们常用的两个工具,第一个工具是金字塔思维。金字塔结构是从底层往塔尖推导,也可以从塔尖往底层推导。例如,写文章,先抛论点就是塔尖,然后再找不同论据做底层支撑。第二个工具是思维导图。思维导图是俯瞰角度,从上往下看。如要有整合能力,那必须具有多种思维,然后能在高维上立体统筹。

再举个例子,想象一下,打开手电筒照易拉罐是什么效果?易拉罐竖立照射,它是一个长方形;将光源从易拉罐底部照射,它是一个圆形。出现两种完全不同的形状。你认为这些不是真实的世界吗?它们确实是真实的世界,这是平面思维。

 

但是,这绝不是物体的真实。退后看,会发现这是一个圆柱体,会发现有人在投影,更高级一点,还可以想象到这个场景是被安排的,这就是跳出了平面思维,从平面思维到了更高级的场状思维。因此,我们做任何工作,一定要有场状的整合性思维。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个画面既是静态也是动态,既是平面的也是立体的。

大漠这个平面,可以收集罗列你需要的事实,竖立的孤烟可以看成一个事物的源头和飘散。

长河远看是静态的,近观是流动的,你可以感受时间“逝者如斯夫”。

落日让人感慨,任何事物都有尽头,都有生命周期,但你也可以想到,今天的落日,也是明天旭日东升。

最有意思的是“圆”,我们做任何事,要想办法做得圆融、圆满。

图片来源于网络

 

 二、框架思维与“四位一体”

 首先,我们做“点”罗列。

以下是中国从2006年以后出的一系列关于内控、合规、风险管理的文件,我们把收集的这些“点”罗列出来。

 

 

  其次做时间的“线”排列。

 

可以看到,2004年以前出现的都是美国的法律法规,中国的文件法规都是2006年以后颁发的。法律法规的诞生与市场经济发展的阶段是相对应的。就如我们的交通工具原来是用牛车、马车、自行车,交通规则制定和遵守无需那么严格。现在和发达国家一样,大家都开汽车了,那么遵守的交通规则应该是全世界通用的,最多是驾驶方向盘有左右差异,但是红灯停绿灯行的规则是要共同遵守的。

 

  再次我们要做中外事件相互关联的“网”分析。

       

       先看合规

近些年, 商业贿赂贿赂案件的发生,不仅影响了企业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而且扰乱了经济社会中的公平秩序。

不合规商业案件的发生使得“合规”一词在在企业生产经营活动中越发重要,所以企业不能为追求短期目标急功近利,不能因不当竞争行为,撞墙碰壁、频吃苦果。法智易合同数据中台能够实时监测数据,减少此类行为的发生。

下面来看内控

企业的生产经营时刻处于风险中,做好“内控”是企业提高信息质量、资源优化整合的有效手段。近年来,一些法案在公司治理、会计职业监管、证券市场监管等方面作出了许多新的规定。

 

美国全力推行内控的时期正值911事件后,证券市场一片萧条,上市公司财务造假丑闻又屡次出现,萨班斯法案的出台,有利于重建上市公司公信力以及恢复资本市场和投资者的信心。

 

中国内控体系常态化发展在2008年之后。财政部联合证监会、银监会、保监会、审计署发布《企业内部控制基本规范》,也有人称为中国的“萨班斯法案”。自此后,国内企业依据其构建内控体系,既提升了管理的精细化程度,也为国内企业赴海外上市强化了基础。

 

 关于风控

比较于合规、内部控制,我国的风险管理体系的构建更具主动性

2006年,国务院国资委发布《中央企业全面风险管理指引》,国企纷纷开始构建风险管理体系。

关于法务管理

法务管理,即企业法律事务管理。

美国1930年左右因法律业务领域进一步细分,专业化程度提高,美国律师行业开始出现社会律师与企业法律顾问的分流。一些大型企业开始设立企业法律顾问专门从事法律事务管理,慧点科技·法智易很好地为企业法务量身制定工作平台,协助大型企业内部法律事务管理和合规审查。美国企业法律顾问属于执业律师的一个类别,但美国并没有特别针对企业法律顾问颁发专门的法规法条。

1997年,国家经贸委颁布了《企业法律顾问管理办法》,标志着中国企业法律顾问制度确立。其后,大型企业专设法律事务部,逐渐成为企业重要的职能部门。

2015年国资委发布《关于全面推进法治央企建设的意见》,依法治企已成为依法治国战略的重要内容,企业法务管理的重要性进一步凸显。

现在央企基本上都有总法律顾问。通常为两类,一类是副总兼,一类是专门的总法。

 

理清“合规、内控、风控、法务”这四桩事如何做到“四位一体”化统筹?

 

 我们下面来进行“面”整合。

从职能而言,法务部门原来只管打官司的事,我和慧点科技·法智易部门同事也曾探讨过这个问题内控原来放在审计部门,审计部门提出“我们不能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很有道理,于是,内控从审计部分立出来。企业风险经常体现为财务、品牌和安全,但基本都源于法律风险,而原来的风险管理是有一桩是一桩,没有制度化、常态化。

考虑到“合规、内控、风控、法务”都是基于法律,于是华侨城集团和不少央企把“四者”都放在了法务部。

华侨城与慧点科技·法智易合作统筹“四位一体”,我们认为“四者”各有自己侧重“面”,但相互衔接、相互包容,可连为“一体”,是四项管理职能的一体化综合管理。

 

 

 

合规侧重于“建”。一是完成“外规内化”,即将商业道德意识、外部监管要求嵌入企业内部规章制度;二是建立安全环保、财务税收、知识产权等重点领域的合规管理工作机制;三将管理经验不断固化为企业内部规章,是持续“整章建制”,为企业管理搭建运行顺畅的轨道。

内控侧重于“控”。将重要领域关键控制点嵌入业务流程;而内控不是一家的事,是所有与企业经营相关的职能部门和业务单位的职责。经营运作部门、单位和员工要执行内控要求,保证企业运转不偏离设定的合规轨道。

风险侧重于“化”。通过完善机制,执行风险管理流程,制定风险管理策略,预判和警惕风险趋势和事项,平日及时发现风险苗头,而对出现的重大风险事件,妥善化解,依法处置。

法务侧重于“用”。在合规管理、内控管理、风险管理的过程中,时刻运用法治思维,使“四位一体”全面风险管理体系有效运转起来。

 

  三、“体”应用:“如何做”和“做更好”

我们以安全风险为例,演绎“四位一体”全面风险管理体系运行。

安全风险指未来发生安全生产事故并造成严重后果的可能性。为防止不发生重大安全事故,“四位一体”运行示例如下:

首先,要树立“人命大于天”的意识,根据法律、法规及监管规定建立企业的安全生产规章制度,并将安全生产作为企业的重点合规管理领域,保证有章可循。

其次,根据规章设置关键、有效的控制点,相关部门全员认真执行制度规章,行使有效措施。

再次,一旦发现风险隐患,要运用风险处置手段,化解风险,减轻后果。如经过合规、内控和风险处置三个环节,仍有安全事故发生,则涉及到法律责任的承担,需要法务职能运用法律手段妥善处置。

其后,根据风险教训,总结经验,弥补不足,完善体系,使四个职能相互衔接,形成封闭、自洽的循环。

 

 现在的高铁管理可以典型体现“四位一体”

 

 

比如,轨道就是合规,防止跑偏。内控不仅是法务一家职能部门的职责,是很多执行部门综合管理的事情,是调度、机务、工务、水电、客运等众多职能部门的内控,是全员内控。关于风险,要有预判,有预先处置方案,出现风险,有权可以紧急暂停运转。如发生风险事故,就应该依法处置。高铁管理很复杂,它能够“做更好”,是因为搭建了大数据处理的智能管理体系。

 

华侨城集团与慧点科技·法智易合作,双方正在搭建“四位一体”智能化管理体系。我们通过固化整章建制,把内控嵌入流程,实现风险预警。什么叫预警,比如,一个合同的付款,合同规定先期只能付30%,而付款申请要付40%,就会亮红灯不执行。如有必要需特殊超付,必须要经过职能部门的联席会议或班子办公会议及联签流程。发生了风险要比照,风险化解方案要有比较,一是要对照规章制度,二是要检索原来处理的经验是不是可以参考。

 

因此提升“四位一体”,智能化管理很重要。华侨城和慧点科技合作,在“四位一体”上做了两个体系,执行体系和监控体系,这样就保证可以逻辑自洽的整体循环。

 

   总结

“四位一体”思维构建是要回答五个问题,从“点、线、网、面、体(场)”的框架来思考。“四位一体”要做提升,处理好“有什么、是什么、为什么、如何做、做更好”,建议采用“数智化”手段,通过搭建智能信息系统平台来实现“四位一体”。